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速递小说 >> 做个武侠梦 >> 第206章 日且行一善

第206章 日且行一善

等脑壳子不再炸裂一般轰轰作响时,八臂罗汉缓过了劲便亲自去检查了大殿的废墟。

至善、洪熙官、九难、归辛树夫妇等人都在,只是已经不再完整,面目模糊不堪,就是一个焦黑的血葫芦。

这个结果让八臂罗汉心下一阵抽痛,这一趟出来任务没搞完啊,损兵折将,藏宝图也没到手,康熙麾下的武林高手却死了一地,怎么交差哟。

大殿已经夷平,佛像全碎散了,石彻的佛台也塌了,崩开了一个豁口,朝天冷笑。

可就是这个豁口让八臂罗汉看到了希望,他向法王招了招手:“大师,你来看。”

法王慢慢地蹭步过来,他也头晕耳鸣,在这样的大爆炸中活下来都是幸事,轻微的脑震荡是应有之义。

等法王艰难地挪到位,八臂罗汉抬手指着豁口道:“这是密道。”

法王眼皮直跳,好像日头都变暗了,他颤声道:“难道让洪熙官跑了?”

八臂罗汉又指向不远处的一具焦尸:“他在那里,来不及进密道,应该是被马宁儿拖住了。”

法王将眼睛眯成一条缝,这样才感觉不发黑:“如何确定?”

八臂罗汉努了努嘴:“钢枪还在这呢,马宁儿直到最后一刻才破窗而出,当时两人还在交手。”

焦尸旁边摆着的那把炸弯了的钢枪正是洪熙官随身携带的专用武器。

法王还是不明:“那你高兴个什么劲?洪熙官是死了,可也拉了一堆我们的人垫背。”

他还瞄了一眼石坪上的九具喇嘛尸体,一阵揪心的痛,教中高手本就不多,一下子死九个,亏大了。

八臂罗汉没有解释,而是招手唤来几个盾兵,他们手持钢盾,受到的冲击最小。

“你们几个从这里下去探路,小心些。”

等几个盾兵钻进了密道,八臂罗汉才看向法王:“大师,还记得吗?我们在山下与武僧交手时洪熙官是凿穿了我们的战阵。”

法王幽然点头:“此人是劲敌,太过棘手,幸好死了。”

他说话的语调带着颤,应该是心有余悸。

八臂罗汉猛地摇头,然后头又晕痛了,忙停了下来,含糊吐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是从密道上来的……”

法王又眯眼了,他还有些不清醒,还好八臂罗汉又缓了过来:“洪熙官能上来,自然就有人能下去,看尸体的数量好像少了几十个人。”

这下子就点醒法王了,他猛地张开眼,却又“啊”地大叫一声,抱头抖颤。

脑震荡怕光,瞪大眼被刺激了视觉神经,有排头疼咯。

即便是疼痛难忍法王还是庆幸:“少了……几十个人……他们……一定……带着藏宝图……”

八臂罗汉连点头都不敢了,握紧拳头:“丢了藏宝图,这一战只能算是惨胜,找回藏宝图,不论死多少人都算是全功。”

法王连抱头都顾不上了,瞪大了腥红的眼,要与八臂罗汉确认眼神。

这时一个盾兵跑了过来,脚步有些歪扭,走着之字,到了面前干脆就跪了,站不稳,还不如行个大礼呢。

“法王、大人,马宁儿没死。”

法王一个踉跄,还好八臂罗汉扶住了他,两人互相搀扶着一步步蹭下石阶,到了半山腰。

马宁儿果然还活着,嘴巴在轻微地一张一翕,喉节也在缓缓鼓动。

法王的眼都快鼓爆出来了,红红的像个小灯笼,四下里照来照去。

等他发现马宁儿的铁甲车还完好无损只是砸坏了轮子时,法王一把抓住八臂罗汉的手臂,压低了声音:“我有药方,这具毒人不能还给鳌拜。”

八臂罗汉也眯起了眼,暗忖了一番才叠掌覆在法王的手背上。

法王的想法正合他意,这具毒人太厉害了,能跟洪熙官打成平手,控制住他,就有了制衡鳌拜的筹码。

至于如何把他昧下来,再简单不过了,报个战损就行。

白眉死了、冯道德死了,宁玛派的上师们也死了,难道马宁儿就死不得?

此役过后,康熙麾下的人手大面积减损,还都是一些拔尖的高手,用马宁儿补回一些,心理才平衡。

这时从暗道下去探路的盾手们又回来了,脸上尽是喜色,见着八臂罗汉打了个千:“大人,密道通往山下的一座大墓,有新的通行痕迹,里面没人,出口处也没有哨子。”

八臂罗汉稍一思量,便有了决断:“你们几个将马宁儿放回铁甲车,抬着铁甲车从密道下山,不要露面,等着我派人接应。”

盾手得令点了七个人手,抬了着马宁儿走了。

八臂罗汉又让余下的还能动弹的清兵将密道口掩上,这才一面让人下山求援,一面与法王商议。

“大师,南少林余孽多半与那些武林大枭一起混进耿精忠的地盘,事不宜迟,我们恐怕要乔装改扮衔尾追击,免得惊动了耿精忠。”

法王颌首:“本座听从大人调遣,这一次一定不能再出岔子了。”

八臂罗汉幽然点头,心里忐忑不已。

可怕什么来什么,等山下的清军驰援上来时,消息也来了,吊着陈近南一群人尾巴追踪的斥候说那群武林匹夫往泉州去了。

八臂罗汉牙根都快咬碎了,噌地站了起来,冷声道:“走,下山,一定不能让藏宝图落在耿精忠手里。”

那名统领还待请示:“大人,那这里?”

八臂罗汉不耐烦地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有腰牌的自己人抬下去,没腰牌的一把火烧了,至于那些秃驴,留着喂野狗。”

说完八臂罗汉抄起了洪熙官那杆扭成麻花样的钢枪,大步下山去了。

又过了两个时辰,留下来扫尾的清兵也糊弄完事撤了,到处都是尸体,怪瘆人的。

等入了夜,莲花山上早就没了人迹,只有烧尸体的火塘还有余烟,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清军连骨灰都没收拾,烧尸也只是毁灭他们的踪迹。

有火光,野兽们也没过来凑热闹,岭头山风呼呼作响,死寂如冥。

在南少林大雄宝殿的侧厅,一块青石板忽然被顶了起来,过了会没啥发应,青石板被猛地掀了出去,然后一连串的青石板翻开,幽暗的山头又活了过来。

从坑道里冲出了一群人,顶着光光头的苗显不停骂骂咧咧:“通气口被堵了几个,闷死了,还是外头爽快。”

洪熙官也在这群人里,他挥了挥手,十几个天地会的会众散了出去,四处侦察。

还是得防着点,万一清军留下暗哨呢。

事实上是没有,他们太高估了清军的素养,也低估了自身的手段。

八臂罗汉也好,宁玛派的法王也罢,都对自己亲眼所见深信不疑,这么厉害的爆炸,没有人能在中间活下来。

再加上那些被炸得面目全飞的尸体,八臂罗汉吃饱了撑的才会担心洪熙官假死。

他们不知道眼睛是会骗人的,有一种爆炸叫做定向爆被,这是苗显在四川开矿学会的绝技。

天地会人手本来就少,总不成用铁钎大锤开矿吧,只有炸药才能跟上趟,炸得多了,心得体会就出来了。

白日里的那场爆炸,全是向外的,爆心的冲击波很轻,不然那些大殿里的尸首还不碎成肉渣。

可谁让满清不给国人学数理化呢,他们培养出来的笨奴才看不懂,怨得了谁。

洪熙官他们躲在侧厅中的防爆坑道里,连震动都觉得很轻微。

还有八臂罗汉一干人亲眼见到了南少林众人进入大殿,根本就不认为他们能藏起来。

想到用这个手段瞒天过海是因为密道的存在,这条密道会引开清军的视线,又能搬运尸体李代桃僵。

这些死两次的替死鬼,都是在山下被陈近南干掉的清兵,搬上山来换了衣服,就又跑了一趟龙套。

再加上洪熙官这个主角从山下闪身山顶,一下子将八臂罗汉的思路扯走了,自行脑补出来的想法就变得顺理成章。

还有一重,洪熙官始终将马宁儿逼在大殿中打斗,就是存了用马宁儿来证明的念头。

他最终还是没有激活马宁儿,如此爆炸过后,不管马宁儿是侥幸不死还是彻底凉凉,都不会穿煲,这煲迷魂药还可以继续煮下去。

唯二的损失就是南少林的建筑和洪熙官的钢枪。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管逃不逃南少林都保不住,打败清廷可以再建。

而人,才是打败清廷的倚仗。

至于钢枪,那是早就退休了的善良之枪,不饮血久矣。

苗显帮他铸了把新的乌金枪,不管是硬度韧性还是防锈耐磨都比原来那把好。

只有纪念意义的老枪,就当送给康熙的见面礼吧。

洪熙官一振手中的乌金枪,看向至善:“师父,我们趁着夜色赶路吧,这样没有人会看到。”

至善留恋地环视一圈山头,仿佛要将这里的一切装进眼里带走。

其实什么都看不见,夜里漆里一片,刚下弦,连月光都没有,反而是苗显手里的汽灯还能照个几十米。

既然带不走那就不必念想了,至善让苗显在前头带路,施施然下山去了。

洪熙官和武僧们将防爆坑又盖上,清理好痕迹,也随后出发。

他们将去往云霄,在那里与朱红枚汇合,愿意去南洋的武僧就入伍当教官,不愿意呆在高溪庙也行。

反正云霄基地还会一直经营下去,直到满清被干倒。

经此一役,这些武僧也经历了考验,在货真价实的炸药面前,叛徒跑了个精光。

挖坑道和布置现场时,寺里的武僧都不在现场,能留在大殿不出去的没一个孬种,他们都以为真的要殉节了。

以至于下了坑道后洪熙官被师兄弟们摁住一顿好揍,欺骗感情也不是这么玩的。

当时至善还冒了一句:“尽管打,他有金刚不坏体,打不坏的。”

当师父的怨念也挺重啊。

苗显也有怨念,老婆和丈母娘去出任务了,没带他玩。

红豆和终于混成了陈夫人的朱小倩去了马家庄,那是这部电影缘起之地。

洪熙官可不是为了舒发弥合情节的恶趣味,而是一箭三雕。

将藏宝图和丹方交给耿精忠,并让陈近南护送那些假和尚回去,能将清延的视线引向耿精忠。

几千近万人对战,又有大批武林高手,若说一个都没跑出去,连洪熙官自己都不信。

既然要跑出去一批人,那当然是驰援南少林的武林同道和耿精忠的残部最合适。

前者事后星散,清廷哪怕想报复也找不着,找得着也没那么多精力,事拖则缓,事缓则消。

想出气,找耿精忠去,他是坐地虎。

可以促使清廷跟三藩尽快交手,打生打死最好,如此便一鸟在手了。

藏宝图和丹方一假一真,宝藏肯定是挖不出来了,耿精忠也没那么容易破解,因为藏宝图指向南京夫子庙。

那不是耿精忠的地盘,他没那么方便下手。

丹方倒是真的,耿精忠到手后会马上查验,必须经得起推敲,好让耿精忠看到打赢清军的希望,

也没做手脚,耿精忠照着丹方是真能弄出大还丹来。

适度地武装耿精忠,可以加剧三藩对清廷的消耗,第二只鸟叫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丹方为精华版,里面用的尽是名贵药材。

想用大还丹喂出一支精锐,耿精忠且得拼命搂钱,这笔钱最后还会落回天地会手上,他们是全国最大的药贩子。

也不怕三藩不上当,大还丹的功效岗岗的,被清廷逼得上蹿下跳的三藩,为了续命,就算是毒酒他们也得喝,更何况是仙丹。

不就是贵点嘛,钱是王八蛋,没有了再去赚,命没了,要钱又有何用?

三藩最好横征暴敛大肆盘剥,如此就能促进天地会对口众的谋划。

天地会需要劳动力,前期方便动员的都到位了,剩下的是硬骨头。

官爷**土豪劣绅不化身猛虎赶不走他们,洪熙官打算给他们一个变身的灵丹。

三藩在福建、广东、云南,都在边境上,前两个地方天地会够得着,云南有何铁手在也容易。

三位三姓王爷把百姓吓跑了,天地会才方便去接呀。

至于剩下的土豪劣绅,尽管榨,没有他们对重光朝很重要,就当三位王爷做善事弥补引狼入室的罪孽了。

说了那么多跟马大善人有什么关系?

马大善人是泉州的顶级土豪,且正好在耿精忠眼皮子底下,他会是打样的第三只鸟。

这是只贪婪的黑乌鸦,喙尖爪利,可不好抓。

其实洪熙官早就动员马大善人离开泉州去吕宋,还打算支持他一两项独门技术搞种植园。

马超兴成了洪文定的跟班小弟,以后也是奔着事业伙伴去的,洪熙官希望他们的背景干净些,别留下漏洞。

可马大善人死活不干,就是善财难舍。

马大善人是泉州的大地主,他认为坐地收租比离乡背井远涉重洋开创新基业好多了,主要是没风险不用吃苦头。

他是不用吃苦头了,苦头都给佃农们吃了。

马大善人算盘响得很,锱铢必较还善于挖坑,将佃农们坑得天天泡苦水。

还带坏了马超兴。

在云霄时马超兴回家探亲,马大善人就教他:“你爹四十岁没儿子,至善老和尚告诉你爹,日行一善多做好事自然会有子肆。”

有转折:“可你爹想了想,光做善事没好处也不行啊,光出不进万贯家财也搞没了,后来爹发现善事可以做,但必须有好处可赚,就这样爹在行善积德一年后就有了你,咱家的钱还翻倍了。”

小孩有样学样,马超兴回到云霄也这么玩,他拿压岁钱买零嘴,让胡德帝、方大洪他们采集草药来换,又按排价卖给苗显,美其名曰做善事,把朱红枚脸都气青了。

朱红枚第二天就组织一轮十里拉练,其它五人都背吃的,唯独让马超兴背八十里银子。

马超兴那天饿坏了,却换不来吃的,荒山野岭食物的价格可就不是在家里那样了。

钱不是关键,划定价值的定价权才是命门。

当银子与吃食的价格不是硬挂勾时,银子与泥土没分别,能找到吃食的技能才是立身之本。

马大善人不过是控制了生产资料并攫取了定价权,那不是行善,而是赤裸裸的盘剥。

所以洪熙官也打算做做好事,让耿精忠向马大善人行行善,好让他倾家荡产轻装上阵走正道。

红豆和朱小倩就是去给马大善人和耿精忠指路的。

加入了天地会,红豆娘俩是不可能再搞卖身葬母偷扼拐骗那套了,也只有光明正大光鲜亮丽上门忽悠才能完成任务这样子。

说明一下,可不是随手乱指瞎忽悠。

红豆和朱小倩真的是送财神爷上门,跟马大善人谈一笔正儿八经的生意。

因了南少林的牵累,红豆的丈夫苗显“失踪”了。

可大批的药材已经收了回来,量还不小,整整两千担的各种名贵药材,价值至少三万两白银,再不想办法卖出去,这批货就会砸在手里。

往日里药材出货是苗显负责,现在苗显“杳无音讯”,红豆又没有人面,只得求到攀得上关系的马大善人门上。

马大善人日行一善的机会,它来了。

喜欢做个武侠梦请大家收藏:(www.ems999.com)做个武侠梦速递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做个武侠梦最新章节 - 做个武侠梦全文阅读 - 做个武侠梦txt下载 - 索肥丫的全部小说 - 做个武侠梦 速递小说

猜你喜欢: 修仙大佬求你翻牌吧清风啸江湖道门生这个巫族有点稳道吟渡劫之王我后期超强帝逆洪荒重生之我是后羿大周仙吏术修大巫命运天盘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唤诸神本仙在此带着系统闯封神武侠世界里的大佬系统之武术巨星万古仙墓史上最牛穿越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洪荒之三界至尊太平客栈餮仙传人在都市青莲剑仙左道之士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完本推荐: 平天策全文阅读最后人类全文阅读神级基地全文阅读大唐第一狠人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我要大宝箱全文阅读移动藏经阁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鬼医毒妾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我想当巨星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全球高武全文阅读超级抢红包系统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最后一个契约者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斩夜全文阅读三国之大秦复辟全文阅读申公豹传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踏星凶猛道侣也重生了斩月戏精打脸日常陛下因何造反崛起在港综世界巅峰狂婿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大宋有种隋末之大夏龙雀他的小祖宗甜又野养鬼为祸我的夫君权倾朝野黑光主宰月下夜神生生不灭完美世界之武魂九域剑帝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都市之至尊战神阳谋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仙都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我反夺舍了诸天大佬娘娘每天都想暴富极限伏天妾无良带着系统回大唐

做个武侠梦最新章节手机版 - 做个武侠梦全文阅读手机版 - 做个武侠梦txt下载手机版 - 索肥丫的全部小说 - 做个武侠梦 速递小说移动版 - 速递小说手机站